原子

“从此每次我回到香港 如果有时间 又感到寂寞 我便会沿着他带我走过的路 再走一遍 在一间道教堂内 照片上的男孩对前来拜祭的人凄凉地微笑着 他和那个男孩长得真像 他的名字是88”
——《Tram》

评论